World-class Medicine, Worldwide™
世界医疗· 全球共享
为什么我会头痛?是因为脑脊液漏CSF?
日期 : 29-12-2018

知道为什么会头痛吗?其实很多人都有过头痛的经历。


对于Brianna和Beth来说却是一番受尽身体和精神折磨的病症——这种病症叫脑脊液漏(CFS),它会造成脑水平不平衡,导致头痛,这种头痛的特征是躺下后头痛症状减轻,坐起或站起来则会加剧头痛。

幸运的是,他们遇见了美国西达赛奈医疗中心Wouter Schievink博士,在他的帮助下他们重获“新生”!


Beth:感恩自己能够再次做喜欢的事情

金秋10月的一个夜晚,Beth从电脑前站起来的那瞬间头部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五天后,这种“奇怪的感觉”变成了一种折磨人的头痛,而且还经常发作。

Beth曾经是一个反应快速,思维敏捷的女性。然而此刻,她无论是坐着还是站着都非常痛苦,她几乎崩溃了。于是她去地区医院就诊,医生立即给她做了核磁共振检查。核磁共振成像报告显示:她的脊髓周围出现了一个洞,她的脑脊液正在泄露,这是她剧烈头痛的病因。

Beth在来到西达赛奈医疗中心之前曾经尝试过2次修复术,但均未能改善她的“痛苦”。

经过朋友介绍,她找到了西达赛奈医疗中心脑脊液漏领域的专家Schievink博士。

Schievink博士看了Beth的报告后给她安排了一系列的检查。脑脊液漏口的精准定位对治疗至关重要,尤其是对于手术治疗。Schievink博士精准的确定了她的脑脊液漏的位置是位于脊髓的前部,报告显示她的裂口很大。Schievink博士介绍说,“脑脊液漏的位置位于前部使得手术更具有挑战性,修复过程也必须更精细因为裂口很大。手术需要从背部开始修复。我们从椎管的后部取出一块骨头,取出一半椎弓根。通过去除一半椎弓根,我可以将脊髓从撕裂处旋转,这给了我足够的空间,这次的手术用四根缝线缝合,我相信这次的修复术也更永久。

此前长期卧床的Beth在手术后的第二天就可以坐在椅子上了,她感慨道,这是一个多月来第一次挺直了身体。术后第三天核磁共振检查报告显示Beth的脑脊液泄漏口已经缝合,脑脊液正在恢复到正常水平。

如今术后Beth的生活质量有了质的飞跃, Beth很感恩自己能够再次做她曾经喜欢的事情,她多次对Schievink博士说“你救了我的命,我很感激。”

 

(图为Beth在参加西达赛奈医疗中心脑脊液漏项目治疗康复后回归生活的场景)


现在或许你对“脑脊液漏”这个疾病有了简单的印象,下面跟我们一起深入了解这个让人“头痛欲裂”的病症。


什么是脑脊液漏(CSF leak)?

脑膜最厚的外层是硬脑膜。大脑通常漂浮在液体中,这有助于减轻大脑的损伤。大脑和脊髓被脑脊液(CSF)所包围,这种液体位于脑膜的囊状覆盖物中。当硬脑膜撕裂或穿孔导致脑脊液发生泄漏,液体体积和压力下降引发颅内低血压。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大脑会下垂,导致头痛,当身体直立时头痛会加重。脑脊液漏是颅内低血压最常见的病因。


脑脊液漏的症状有哪些?

症状包括头痛、恶心、呕吐、视力改变和听力丧失,还会破坏平衡感,对光产生敏感,严重的甚至会造成上行感染,导致脑膜炎的发生。如果没有合适的仪器进行检查,或者遇到经验不足的医生,脑脊液渗漏的症状很容易与其它病症混淆,导致误诊。


脑脊液漏有多常见?
脑脊液漏的发病率尚不清楚,根据西达赛奈医疗中心的一项研究估计,每年至少10万分之5新发病例。脑脊液漏在30岁至60岁人群中更为常见,高发于40岁左右,其中女性比男性更高发。

脑脊液漏该如何治疗?
绝大多数可以通过非手术治疗而愈,仅有少数持续3~4周以上不愈者,始考虑手术治疗。非手术治疗:一般采用卧床休息,补充水分和摄入咖啡等;手术治疗:最常见的治疗方式是硬膜外腔药物注射治疗,即使在泄露的具体位置未知的情况下也可以进行。其他治疗方式也包括纤维蛋白胶介入治疗或开放手术修补脑脊液漏。

西达赛奈医疗中心脑脊液漏项目的特色与优势是什么?
该项目由世界著名神经外科专家Wouter Schievink博士主导,他是全球首位成功开展纤维蛋白胶逆转昏迷的医师,从2002年起就一直担任美国神经外科学委员会委员,具有全球顶级医生的称号。每年都会有全球各地的脑脊液漏患者慕名而来寻求Schievink博士的治疗与帮助。

Brianna长期饱受一种名叫Ehler-Danlos综合征(又称皮肤弹性过度综合征)的疾病折磨,她四处寻求医生帮助而不得,身体上的病痛加上精神上的失落让她感到特别沮丧。本身的基础病已经让Brianna备受折磨,更不幸的是,近三年来她产生了莫名的头疼,甚至发展到不能记住最亲近好友的名字,这一切让她逐渐丧失生活的希望。还好,有西达赛奈医疗中心的Wouter Schievink博士为Brianna解开了难题。

Brianna:重获健康状态的感觉是一场久别重逢式的喜悦

三年前,Brianna莫名其妙地总是感觉头疼,脖子也不舒服。后来发展到连呼吸都很困难,常常会忘记要说的话或是连话都说不清楚。

让她和家人感到焦虑的是,三年多了,1000多个日日夜夜,当地医院的医生都无法诊断Brianna Cardenas到底得了什么病?更别谈如何治疗了……

Brianna Cardenas本身就患有Ehler-Danlos综合征(又称皮肤弹性过度综合征),这是一种先天性结缔组织缺陷病,会让她关节松动并伴有慢性关节疼痛。三年多的时间里,Brianna已经问诊过15位专家,但是没有能帮她找到痛苦的根源。

病情在时间的流逝中进一步恶化,她找到了西达赛奈医疗中心。那时的她还不知道这个选择改变了她的现状和命运。

“刚来到西达赛奈医疗中心,我的心就安定了。”Brianna说,“他们一下子就知道了我是Ehler-Danlos综合征的患者,他们的医生了解这是种什么病。”所以,医生们基于Brianna自身的身体状况,立刻开始寻找她的病因。

在与西达赛奈医疗中心脑脊液泄露项目主任Wouter Schievink博士会面后,Brianna做了脊髓造影。结果很快出来了!显示Brianna正在经历脑脊液泄漏!在Brianna的大脑中,对脊椎和大脑起到保护与缓冲作用的流体正在丢失。

入院一周后,Brianna进行了第一次血液硬膜修复。这是一个将患者自己血液注射进脊椎管的小手术。血液硬膜修复会使Brianna正在泄漏的血液,在裂口处凝成块。

“第一次修补真的完全治愈了我的痛苦,我不再疼痛难忍、头晕焦虑,重获健康状态的感觉真的让我很喜悦!“Brianna激动的说。

如今,Brianna已经进行了7次血液硬膜修复,尽管每次补血只能在一段时间内让她不再遭受疾病困扰的痛苦,但她和医生一直都没有放弃脑脊液泄漏症被治愈的希望。不久后,她将接受纤维蛋白胶介入治疗。这是另一种新型的修复术,注射纤维蛋白胶在Brianna大脑中的病灶位置,能更长效地帮助她解决问题,重新回归健康的生活。

Brianna说到,“我感谢西达赛奈医疗中心以及Schievink博士,是他们让我可以继续享受生命的美好!

(图为接受了治疗后的患者Brianna Cardenas)

* 图片源于网络,侵权即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