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class Medicine, Worldwide™
世界医疗· 全球共享
心脏微创手术-有一种幸运叫:心脏病手术不用“开胸拆肋”
日期 : 27-09-2018

就算你不曾经历过“开胸拆肋”的手术,也能想象到那种痛吧。 “打麻药真的真的特别疼,要打到手腕上的大动脉。没想到麻醉医生第一次没弄好,拔出来又插了一次,又疼了一次。” “手术后,清醒过来才是噩梦的开始,ICU床边的仪器声滴滴滴地响。之后拔喉管、插尿管,接下来恶心呕吐,吐出来都是黑黑的水。” “麻药过后,感觉伤口热热的疼,特别难受,口发干,但拆了喉管要4个小时候后才能喝水。” …… 这是一些心脏病患者开胸手术后的记忆片段。 他们是幸运的,因为手术顺利地完成了;可他们又是有些不太走运的,因为自身疾病或条件的原因,只能进行传统的开胸手术,不仅手术的创伤大,还需要体外循环,恢复期也很长,对生活的影响绵延在每一天,甚至每一刻。  

幸运的患者遇到了Saibal Kar教授

同样是常见的心脏瓣膜疾病,大洋彼岸的75岁美国患者Kardener却只经历了一场时长仅有30分钟的微创手术,而且第二天上午他就顺利出院了。 他的幸运,得益于全球心脏微创领域顶尖医疗专家、美国西达赛奈医疗中心心血管介入中心副主任Saibal Kar教授对MitraClip心脏微创手术的创新。 MitraClip是一种基于二尖瓣叶“缘对缘”外科修复技术原理的经导管二尖瓣修复术。Saibal Kar教授说,冠心病等心脏疾病的治疗在中国已发展得很好,几乎是世界领先水平。但是在结构性心脏病领域,尤其是用导管治疗结构性心脏病、治疗中风等,还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也在面对新的挑战。 Saibal Kar教授日前来到了上海,在美国西达赛奈医疗中心和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签订合作协议的现场,与来自全国的近120位中国心脏疾病患者进行了一场面对面的互动。 他说,“作为这些新技术的发明人之一,我经常到中国来教中国的医生们怎么做这个手术,希望这项技术在未来能惠及更多的中国患者。”     Saibal Kar教授

 

△ Saibal Kar教授与 120位中国心脏疾病患者现场互动

不忍患者痛苦,治病救人是本职

“出了ICU,家人们忙前忙后地照料,觉也睡不好。术后的前几天,几乎吃什么吐什么,一会儿醒一会儿睡,昏昏沉沉。” “喉咙每天都有异物感,总会咳痰。使用药用雾化器化痰,每吸一口都是撕心裂肺的疼,药的味道在嘴里扩散,特别苦、特别涩。” “每天都要换药清创,换了两个多星期,伤口结痂带着血,长长的血痂像条毒蛇盘在胸口。” Saibal Kar教授说,接受传统开胸手术的患者确实在术后要经历这些我们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情。每当他听到看到这些患者的苦楚,他都感同身受地难过。 确实,每一位进行开胸手术的患者都是勇士,因为正如这些患者所说,“经历完一场开胸的心脏病手术之后,人生的任何困难似乎都微不足道了。” 悲天悯人的医者仁心是Saibal Kar教授不断挑战、不断创新的一种动力。但他自己一直朴素地认为,自己只是一位医生科学家,一方面治病救人本就是医生的本职工作;而另一方面,科学家就是要为这些患者开发最新的治疗方法,并把技术上创新应用于临床实际,不断研究、不断评估,让患者拥有新的治疗方式,重获健康的新生活。

心脏微创是让人感到幸福的技术

在刚刚举办的2018美国经导管心血管治疗年会(TCT)上,MitraClip治疗的适应症与效果又有了新的突破。 在这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心血管介入领域医学教育会议上,Saibal Kar教授在万众期待下做了患者病例报告。有专家激动地说,“Mitrclip终于狠狠地证明了自己。” Mitraclip的确取得了令人惊喜的成果,在心力衰竭和严重功能性二尖瓣关闭不全患者中使用MitraClip不仅显着降低了心力衰竭再入院的主要终点,还降低了两年死亡率。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美国《纽约时报》等第一时间进行了报道,认为它是治疗严重心力衰竭心脏微创术的又一“巨大进步”。而其中美国医院西达赛奈医疗中心的Dr. Saibal Kar为研究贡献了最多的46例研究病例。在研究的对比实验中,使用MitraClip进行治疗的患者都得到了很好的控制,而药物组的患者就没那么幸运了,一年的生存期都没有保障。 其实早在2013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就首次批准MitraClip用于二尖瓣修复,它有助于瓣膜的小叶更充分地闭合,防止血液向后流动而导致的呼吸急促等症状,防止心脏衰竭的发生。 此后,Saibal Kar教授创新了MitraClip设备,可以为二尖瓣返流患者进行更复杂的解剖,为他们修复更大的泄漏。他说,“原来的装置可能只有一类患者适用,现在有了新的装置以后,患者的适用范围、适应症等都更广了。” 就是在不久前,他为75岁Kardener进行了全球首例新型二尖瓣修复术。Kardener患有的二尖瓣反流在老年群体中很常见,患病率在10%左右。如果不进行积极治疗,会增加患者心衰、心律不齐、中风,甚至死亡的风险。但在此之前,等待他的只有“开胸拆肋”的痛苦大手术。

△ Saibal Kar教授在2018美国 经导管心血管治疗年会(TCT) 做患者病例报告

在这条不易的探索之路上,Saibal Kar教授一直是将“技术对接于人”的实践者,再先进的材料和装置如果没有开拓性的实践者,也只能“躺在”那里没有用武之地。而Saibal Kar教授就是这种微创手术的“实践之父”。 他是全球同时进行Watchman和MitraClip手术量最大的顶尖医生之一,在TCT大会上,Saibal Kar教授的手术量高居首位,其所在的西达赛奈医疗中心也是运用MitraClip治疗全球心脏病患者最为活跃、成熟的医院,每年都有世界各地的患者慕名而来,而西达赛奈医疗中心便捷的国际就诊体验也极大地方便了患者的诊疗。 Saibal Kar教授说,“对于我而言,最大的成就和满足感在于,可以看到这些患者痊愈且没有任何的并发症,这是我工作中最大的成就。”如今,Saibal Kar教授已用该微创手术挽救了近700名患者,其中不乏80、90岁的老年患者。 现在,心脏病年轻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不开胸的心脏微创手术不仅让中老年群体受益,也让更多年轻人减轻了手术的负担和痛苦,尽快地回归正常生活,不耽误事业和工作。

医院心脏学科的整合力 也是Saibal Kar教授的力量源泉

全球首例新型二尖瓣修复术的成功,再一次证实了美国西达赛奈医疗中心在全球心脏病领域的领先地位。技术上的创新是只是西达赛奈在心脏介入手术方面的闪亮点之一: Saibal Kar教授和同事们不仅擅长经导管二尖瓣夹合术(MitraClip),还有左心耳封堵术(Watchman)、经皮瓣膜置换术(TAVR)等能使患者创伤最小、获得最佳收益的心脏微创介入手术,但目前这些技术在国内尚未广泛开展。 “对于中国患者来说,到美国去做这些最新治疗的最大好处就是,他面对的是一整个团队的治疗,而不是某一位医生。”Saibal Kar教授说,“这不是某一位美国医生飞到中国来做手术,就可以达到的效果。” 关乎心脏的手术,不单单是一个手术而已,它包含着术前术后的护理,是整个团队集体协作的成果。如果患者到了美国,得到的是整个团队的服务。这非常利于患者的治疗和康复。 Saibal Kar教授说,西达赛奈医疗中心今年之所以能有心脏专科全美排名第三的实力,也正式因为各个学科的发展与协作在充分发挥着作用。 “在我们医院的心脏中心,可以治疗心衰、心脏移植;有心脏外科的手术,有经导管的心脏病治疗;现在最新的研究是心脏干细胞科研,将来也要上临床;而且还有专门的女性心脏中心。”正是这些心脏学科的整合力量,让医院的心脏中心越来越强大,也浸润着包括Saibal Kar教授在内的每一位医者。

相关阅读 走近名医| Saibal Kar 领军心脏介入微创治疗 全球首例!30分钟心脏微创手术让患者不再“开胸” 心脏病发作、心脏骤停、心力衰竭都是什么病症?该怎样区分?

【世界医疗,全球共享】

请通过热线电话/电子邮件联系 西达赛奈医疗中心

电话(美国):001-310-423-7890 电话(中国):400-966-5810 电邮(推荐):intlhealth@cshs.org

西达赛奈医疗中心(Cedars-Sinai Medical Center) 于1902年建立,坐落于洛杉矶,毗邻比佛利山及西好莱坞,是美国西岸最大的非营利性医院,在心脏疾病、神经疾病以及癌症治疗等领域居国际领先地位,并连续20年获得美国国家研究协会(NRC)大洛杉矶地区综合医疗质量首位。西达赛奈长期受到洛杉矶当地居民和名人政要的信赖,每年也吸引着来自80多个国家和地区数以千计的患者和家属慕名前来。 欲知更多信息或与我们互动:

访问西达赛奈中文网站 cedars-sinai.com.cn

关注西达赛奈微博 @西达赛奈医疗中心

关注西达赛奈微信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

返回